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见义勇为  > 新华社:英雄有泪 大爱无言

新华社:英雄有泪 大爱无言

2015-11-15    来源:新华社 文/王大千    责任编辑:白玛措毛



追记青海省玉树州公安局原副局长王成元(下)

王大千/新华社#他是个不善表达情感的人,一辈子没说过柔软的话;他总是让她扯心牵挂,可她从没有埋怨。30年风雨同路,离去前一刻,他硬了一辈子的眼眶为她流出热泪:“对不起,把你撂到半路上,对不起……”


下面要讲的是一个人民警察工作以外的故事。

已故青海省玉树州公安局原副局长、交警支队支队长王成元 ,脱下警服是儿子、丈夫、父亲、兄弟、朋友……而承担这些角色,他却只能在繁忙的工作缝隙中得以切换。
28岁的王妍馨是王成元生前最疼爱的女儿。不久前,她还在西宁的家中挺着已有7个月身孕的肚子给蜷缩在沙发上的父亲打止疼针。“妈外出,爸疼得坐不起来,我大肚子侧身蹲不下去,针头几次扎偏,心疼的眼泪止不住下落,混着他满身的冷汗湿透了沙发垫。”
记忆中的父亲总是忙。王妍馨小的时候,有时父母都不能按时下班,她放学就在亲戚家、邻居家。王妍馨总忘不了爸爸深夜接她回家,趴在他宽宽的后背上,望着满天星斗,听着爸爸嘴里哼着小调,就像在童话故事里穿行。
还忘不了8岁时玩到天黑忘了回家,父亲找到她伸手就是一巴掌。“后来我才理解,当警察见过太多事故,爸爸对家人的安全特别在意,他又是个急脾气。后来我都上大学了,过年和同学出去玩晚点回,只要他在家,一开门就能看到他坐在餐桌前等我。”
现在也当警察的侄子王有彦还记得他小时候,叔叔回互助土族自治县窑庄村老家过年的情景。“扛两大包买给爷奶的年货,坐30多个小时的长途班车,一进门就卷起袖子干活儿,从井里打水、挑水、打扫庭院、修理农具,他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。”王有彦说,长大后才明白,那是叔叔因长期离家无法照顾老人,累积太多歉疚的集中释放。
民警更曲多杰说,比草原上的暴风骤雨更“可怕”的,是王局长生气时瞪圆的眼睛。玉树地震后,知道王成元的胃药还留在墙壁已经裂缝的办公楼里,黄金救援72小时结束,他悄悄爬进危楼把药都取了出来。“他哑着嗓子训我不要命,可我知道那是对我亲如手足的疼爱。”
“那些年轻娃娃们,真让我担心。”震后谈起往事,王成元说的最多的是他手把手带出来的民警和协警员:“他们都是父母的心头肉,要是跟着我出点儿意外,我没法交代啊!现场交通疏导,违法行为查处,事故善后处理,哪一项工作都危机四伏,尤其是震后急招的一批协警员,承担了大量工作,我真是心疼他们。”
震后工作繁忙,80多岁的老母亲在家中牵肠挂肚,拨通电话,两头互相问几句近况就被儿子匆忙挂断了电话。在王成元生命的倒数第三天,他在电话中还是那句:“妈多保重,我都好着呢,您别担心。”这是母亲最后听到儿子的声音。
妻子魏晓告诉记者,刚刚结婚那几年,他们在格尔木的家就是外出打工的乡亲们落脚的地方,家里长期备有被褥,为了连夜赶火车的人能吃上热饭,橱柜里存着挂面。乡亲们过年回家,王成元忙完工作连夜排队帮买火车票,从没收过一分钱。上世纪90年代,同村有个家境贫困的年轻人找过来想借钱娶媳妇,夫妻俩东拼西凑了1000块给他。
提起往事,魏晓泪如雨下,玉树10年,王成元几乎每次要见她,都是因为身体实在熬不住了。
2005年冬天,从玉树来西宁办事的民警尼江敲开了家门:“嫂子,王局长让你上去一趟,咱明天一早就出发。”魏晓悬着一颗心赶到玉树,已是第二天晚上九点。
“他拄着双拐在单位四楼办公室等我,两条腿肿得比水桶还粗。我才知道,痛风发作快20天,他腿疼蹲不下去,大小便后穿不上裤子,天天躲在房间里打电话安排工作。”魏晓心疼地大哭,第二天硬是把他带回西宁看病,“腿里面抽出的脓血装了两大玻璃瓶。这次,从治疗到恢复,他只给自己9天时间。”
每次见面都是心疼,可不见心更疼。2010年震后第三个月,王成元到西宁开会被妻子拉到医院去复查。“他头发花白,脸色蜡黄,佝偻着腰,医生以为是我父亲。”魏晓说,这是他胃癌术后第三个年头,有限的相聚时间里,她总是想方设法让他休息调养,然而他总是脸色稍有好转,就急忙告别离开。
魏晓说,家里厨房墙顶的裂缝还是她和女儿用胶布粘上的,他说过,等他好了就回家好好呆几天,把裂缝补好,一并把漏水的暖气片也换掉;女儿已结婚三年,一家人至今没有拍过一张真正的全家福,他又说过,等小外孙降临,一定请摄影师拍一张大的挂到墙上;他还说过,等退休了每年都带她去氧气多、气候湿润的江南小镇住一段,两人一起并肩晒太阳……
而他却因工作一次次食言。最后的时刻,他拉着她的手嘱咐:“好好活着,回家告诉妈妈、女儿、兄弟姐妹,都好好活。骨灰带回家,埋到父亲脚底下。” 

终于回家了。王成元的骨灰已经安放到老家故土。在那里,他还是让父亲骄傲的好儿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