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见义勇为  > 身患绝症不忘民(下)(最美基层干部)——追记青海玉树州玉树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成元

身患绝症不忘民(下)(最美基层干部)——追记青海玉树州玉树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成元

2015-11-14    来源:人民日报 文/王锦涛 张志锋 王 梅    责任编辑:白玛措毛


2010年4月14日清晨,王成元从办公室的床上爬起来,一边活动着筋骨,一边走到窗户前看了看。食堂上空炊烟袅袅,院中几个孩童在嬉戏打闹。谁也不会想到,安详的玉树几分钟后将成为一片废墟。
  “我不能走得像个逃兵”
  “地震了。”王成元在恐怖的轰隆声中,用力打开已经扭曲变形的房门,冲下了楼。
  “我们有多少人?”王成元问副支队长杨东凌。“共30人,其余人员暂时没联系上。”杨东凌话音未落,干警们已经集结在了王成元跟前。
  “想尽一切办法联系其他人。危机时刻,职责所在,我们只能往前冲。”王成元说。玉树县第一完全小学就在街对面,王成元和干警们直奔学校,发现教学楼已经变形,但好在没塌。他们迅速将老师和学生疏散到操场。
  学校附近一家超市的4层楼被挤压成了两层,被困里面的人在呼救。没有工具,王成元用破布把手缠上,开始从废墟中刨。从玉树的废墟中,王成元和同事们经过数小时努力,徒手挖出48人,其中44人保住了性命。但过度劳累的王成元却晕倒在了抢救现场……
  “最快的救援队一定是坐飞机赶来,我们拼死也要保证机场道路畅通。”通往机场的路上,工程车、救护车、抢险车等堵成一团,水泄不通。更糟糕的是,地震震垮了高出地面12米的西杭电站水渠,大水裹挟着泥沙漫过玉树机场通往结古镇的道路。
  王成元站在寒冷刺骨的泥浆中指挥交通,终于疏通了这条唯一的生命通道。玉树灾区迎来了第一批专业救援队、第一批救援物资,也送走了第一批危重伤员。
  从抗震救灾到灾后重建,王成元写下的《道路环境整治方案》将交通实况和整治方案及时反映给了指挥部。领导了解到王成元的身体情况后,想调他回西宁工作,但被他婉拒了:“玉树的重建工作还没完成,我不能走得像个逃兵。”
  “我可能活不了太长时间,但我不能留下遗憾”
  王成元的病,需要每天以少量多餐的方式,维持营养和体能。“这病不能饿。”医生叮嘱他。但他工作起来经常是废寝忘食,他说:“我可能活不了太长时间,但我不能留下遗憾,要为老百姓多办事。”
  农牧民群众来到交警支队办事,只要有时间,王成元都会亲自接待。无论什么事、对方态度如何,他总是平心静气地解释、解决。王元成常对民警说:“对群众,啥时候都不能发火。”
  今年春节前,王成元到医院复查,发现白细胞数量过少,医生要求他住院治疗。王成元想了片刻后,走出医院返回了玉树。他想,杨东凌父亲病危,繁忙的工作拖得他一直没法回去,如果自己再住院,那杨东凌真就回不去了。
  今年上半年,王成元的病情再一次加重。“不要给单位找麻烦,也不要麻烦别人。”每次外出就医,王成元总是再三嘱咐妻子。7月,他和妻子去北京看病,没有告诉任何一个在北京的战友、朋友。夫妻俩租住在医院附近的小旅馆,光排队挂号就等了半个多月。7月17日,刚做完一个疗程治疗的王成元准备回家。机票紧张,他们只买到了当晚飞兰州的打折票,还得再坐火车回西宁。然而,候机时王成元突然大口吐血,于18日凌晨3点,经抢救无效去世。
  8月的一天,玉树市称多县歇武镇下赛巴村,85岁高龄的藏族老阿妈拉泽心里数着王成元来看她的日子。老阿妈无儿无女,十分孤苦,每年王成元都会和同事一起去看望她几次。老阿妈等到了看望她的人,却没等到王成元。老人急切地用藏语向玉树市公安局副局长、交警大队大队长桑丁询问,王成元怎么没有来?
  桑丁忍着泪说:“王成元局长离世了,他再也来不了了……”